3 五月

特朗普酒店申请援助,家族生意日亏700万

眼看家族生意和个人财富亏得一塌糊涂,钝感十足的特朗普似乎才意识到新冠病毒的“威力”。

确诊病例超过115万,美国疫情仍然胶着,很多行业遭受重创,就连一向日进斗金的特朗普家“余粮”也快不足了。

CNN报道称,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特朗普国际酒店由于生存困难,正在争取联邦政府的租金减免政策。

实际上,特朗普集团在此次疫情中可谓十足的“垫背侠”,其主营的房产、酒店、庄园、高尔夫俱乐部等业务,无一不是首当其冲的领域。

从3月疫情在美国暴发以来,特朗普集团的损失已从每天65万美元(1美元约合7元人民币)上升到100万美元左右,旗下的酒店也已解雇了近2000名员工。

连一向嘴硬的特朗普都不得不承认:“疫情的确影响了我的家族生意。”

虽说从政以来,特朗普被迫和家族企业划清界限,把经营业务转交给了两个儿子,但他的个人身家依然与集团勾连甚密。福布斯网站4月7日评估显示,3月以来,特朗普的个人资产从31亿美元缩水到了21亿美元,蒸发掉了10个亿,富豪榜上的排名滑落了300位。

眼看家族生意和个人财富亏得一塌糊涂,钝感十足的特朗普似乎才意识到新冠病毒的“威力”。

· 福布斯网站评估称,特朗普身家受疫情影响折损10亿美元。

01

酒店“低声下气”求援

此次公开求援的特朗普国际酒店地处顶尖黄金地段,在白宫和国会大厦之间的宾夕法尼亚大道上熠熠生辉,是众多国际政商界翘楚到访美国时喜欢下榻的酒店之一。

· 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特朗普国际酒店。

该建筑的前身是联邦政府的邮局大楼,隶属联邦政府财产,因此酒店每个月要向美国总务管理局(GSA)支付超过26万美元的租金。

疫情之下,酒店的生意惨淡到入住率不足5%。进账锐减的情况下,高额租金无疑成了巨大的包袱。

这可急坏了负责打理酒店的特朗普二儿子埃里克·特朗普,他向GSA咨询能否像其他联邦租户一样获得救济,话说得也够“低声下气”:“只要以同样的方式对待我们,不管是什么帮助都可以。”

· 特朗普和二儿子埃里克·特朗普

这家酒店只是特朗普集团庞大的酒店矩阵中一个小的缩影。目前,特朗普集团已经关闭了至少17家酒店,还有几家根据当地规定关闭了酒吧和餐饮服务。

· 位于芝加哥的特朗普酒店。

· 位于拉斯维加斯的特朗普酒店。

酒店之外,特朗普家的地产业也是叫苦连天。

与美国硅谷那些科技富豪不同的是,特朗普本就是靠房地产这种“旧经济”起家的,而且房地产也一直是特朗普集团的主营业务。

美国第一季度的住宅地产股票平均跌幅37%,这其中,在全美拥有500多处住宅地产的特朗普家族自然“贡献”不少。地产销售形势惨淡,又直接影响了特朗普旗下所有公司的现金流。

因此,在本次疫情中,特朗普遭受的打击远远甚于那些“新经济”富豪们。

· 位于曼哈顿的特朗普公寓。

特朗普集团的度假区则是另一个“痛点”。

位于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一度成为“冬季白宫”。每次特朗普来此过冬,棕榈滩地区就会成立临时禁飞区,并由美国海岸警卫队和特勤局进驻把守庄园的要道。

特朗普也偏爱在各国领袖面前推销这座私家庄园,不断在这里办接待宴。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巴西总统感染传闻,就是其与特朗普在海湖庄园会面之后,团队有人确诊造成的连锁反应,还差点把特朗普也“卷”进去。

· 特朗普在海湖庄园招待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一行,最终,聚餐的桌子上5人被确诊。

作为冬季运营的俱乐部,海湖庄园往年都运营到母亲节前后才歇业。可受疫情影响,尤其是巴西总统一行之后,庄园在3月20日就接到通知关门大吉了。

在接连关闭酒店和度假村之后,特朗普集团不得不选择裁员来减少开支。据CNN报道,特朗普集团已经在全美范围内以无薪休假的方式遣散了近2000名员工。

· 福布斯网站拆解特朗普集团的财富组成。

02

想获得救助障碍重重

在巨大的冲击下,当地时间3月27日,特朗普正式签署了国会表决通过的2万亿美元经济刺激法案。

此次埃里克·特朗普想要寻求救助,无非是想从这项规模庞大的法案中分得一杯羹。

但法案中的一项条款有可能直接将他“拒之门外”。该条款禁止将财政部的资助用于帮助总统、副总统、政府部门负责人和国会议员控制的企业,以及这些人的直系亲属——配偶、子女、女婿和儿媳控制的企业。

不过媒体也发现,这其中不是没有漏洞可钻。

比如,法案规定,任何“皇亲国戚”在一家企业持有的股份达到20%,该企业就不能得到援助。而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辞去了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行政总裁职务,把所持股份降到了20%以下,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享受优惠政策。

· 特朗普和女婿库什纳

特朗普也丝毫不避嫌。

在刺激法案发布的同时,联邦政府还成立了一个联邦监督机构,对所有拨款进行调查和审计,并且设立了“特别检察长”来审查财政部的决策。结果,该检察长莫名其妙地就被特朗普解雇了。

这还不是特朗普家族想要获得资助的最大障碍。

由于所有行业都盯上了这项刺激法案,希望从中谋得一些利益解决眼下之困。可“僧多肉少”的情况下,特朗普就直接拿一些资金雄厚的企业“开刀了”。他谴责这些企业是在浪费国家的资源,这其中就包括哈佛、斯坦福以及普林斯顿在内的大学。

迫于压力,哈佛于4月22日公开宣布,它们将不再寻求也不会接受联邦政府的救助金。紧接着,斯坦福和普林斯顿也做了类似的表态。

此情此景之下,特朗普家族酒店却跑来寻求救助,众人的反应可想而知……

· 4月24日,美国抗议民众在特朗普国际酒店前摆放假的尸体袋。图源:华盛顿邮报

另一个让特朗普忧心忡忡的问题,来自“老铁”德意志银行。

上世纪90年代开始,德意志银行与特朗普家族开始了长达20多年的生意往来。据报道,除了生意往来记录,德意志银行手中还握有特朗普多年以来的纳税申报单。但德意志银行一直以保护客户隐私为名,拒绝出示这份清单,这在两党内引发巨大争议。进入5月后,美国联邦上诉法院计划就是否需要强制德意志银行公开纳税单进行听证,这无疑会让特朗普陷入被动。

不仅如此,德意志银行与特朗普集团的关系千丝万缕。

特朗普集团旗下部分财产此前是由特朗普亲自担保获得的贷款,疫情之下陷入困顿的特朗普集团已经在和德意志银行商讨推迟部分贷款的还款时间。由于特朗普在此前的商业生涯中曾6次宣布破产,是实至名归的“破产小王子”。德意志银行内部人士透露,银行高管们目前最担心的是,如果他违约,银行该如何向总统主张债权。

03

“当总统耗费了我数十亿”

成为总统前,特朗普在全球至少25个国家开设有超过500家公司。其名下的房地产项目从亚洲的韩国,到南美的乌拉圭,再到欧洲的土耳其,无所不在。

除此之外,高尔夫球场、度假区、娱乐产业,很多领域都被打上了“Trump”的记号。

· 特朗普在2013年美国小姐选美比赛中出场。

·特朗普还曾做过电视节目,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学徒》。

2017年特朗普开启总统任期后,曾经“官宣”与自己的“商业帝国”进行切割,将公司交给子女打理。为表“诚意”,他还特地申请解散或关闭了9家公司。

但如此大规模的家族企业,怕不是那么容易“切割”清楚的,至少他在多家公司的股权仍然保留。

除了特朗普本人,他把女儿女婿统统领进白宫,安插进重要部门,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

伊万卡在特朗普上任一年半以后才对外宣布,将关闭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时尚品牌公司,以便全力辅佐总统父亲。此前,网民曾发起“抓住你的钱包”的声讨活动,旨在抵制所有与特朗普和伊万卡有关的产业和品牌。

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在加入特朗普政府之前,辞去了库什纳公司CEO的职务,并出售了自己在第五大道666号和One Journal Square中的股份。然而,他保留了自己在许多库什纳公司下属有限责任公司里的股份。

在成为美国总统之后,特朗普的确在商场上“牺牲”巨大。

他曾对媒体表示,自己成为总统后,一分钱工资都不要,不仅如此,家族的房地产事业还损失了不少。疫情进入胶着状态后,他在自诩“战时总统”的同时,又表示“当总统耗费了我数十亿美元”。

投入必须“物有所值”,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深谙此道。因此,在疫情对家族生意冲击巨大的情况下,特朗普最着急的仍然是即将到来的大选。他急于复工、甩锅中国的一系列操作,无一不是在为连任铺路。

但随着居高不下的疫情扩散速度,美国资本市场和总统口碑陷入双重滑坡态势,特朗普的连任之路也充满更多变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