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五月

对新冠病毒错误的认知把美国推向深渊

阅读量:13  

本来世界有两种冠形病毒流行,由于在几乎同一时间段发生,加之中国早一步群体爆发,都以为病毒全部来自中国,使得美国集中力量防堵中国,却忽略来自欧洲病毒的浸入,就造成美国大面积流行,即使现在美国和中国还在纠缠病毒来源,我觉得我有必要从科学角度去审视这场病毒大流行,正本清源,我就两种病毒不同的依据以简单通俗的语言描述给大家。

第一点,两种病毒的基因序列不一样,有人要问中国发现病毒可以变异成美国序列,其实变异也要有个基础,病毒序列可以不一样,但是基础序列要基本相同,也就是说美国病毒的基本序列和中国新冠病毒原始基本序列有差异,另外既就是基本序列相近,在三个月时间里将中国病毒无法变异成美国病毒,就如同猴子和人同属于哺乳动物,你要让猴子十年进化人,时间上做不到。

第二点,从传染率和死亡率去分析也可以得出基本结论,中国发现新冠病毒主要爆发于武汉,存在于湖北和中国其他省份,还有台湾,香港,韩国,越南,柬埔寨,老挝,蒙古国,大家会发现这种新冠病毒传播速率远不及美国病毒传播的快,截止五月四号,越南一亿多人口国家,竟然只有271人传染新冠病毒,没有一人死亡,美国政府即使用屁股思考也会得出造成美国大流行的病毒并非来自中国的病毒,第一时间关闭欧洲航班是美国唯一选择,到现在还认不清病毒来源,而且在整个东亚地区死亡率平均都在1%以下,尽管很多国家的卫生条件和医疗水平远不如欧洲和美国,足以说明病毒的不一样。

第三点,以中国发现病毒为样本的测试盒在欧洲,美国测试非常失败,反过来用德国的试剂盒去测试越南和香港的患者也不理想,因为参照病毒样本不一样。还有药物佐证,瑞德西韦在中国临床试验非常失败,却在美国非常成功,进一步证明两种病毒不一样。

第四点,空口无凭,在纽约和加州的早期病例就在电脑记录中,来自武汉的人员也可以追踪,大量信息显示来自武汉的病毒在美国传染率低,易控制,毒性小,死亡数字在两位数,而来自欧洲的病毒是造成美国大流行的罪魁祸首。

美国自己称第一个新冠病毒患者来自中国武汉,就是在西雅图,然而西雅图并没有被这种来自中国的病毒传开,即使现在把武汉现有的患者送到美国和欧洲,也不会大面积传播,也不会造成这么高的死亡率,这是铁打的事实,经得起推敲观点。中国输入的病毒没有形成气候,欧洲过来的病毒发展壮大了,川普最大的失误是第一时间没有关闭欧洲航班,而且在美国加拿大的华人社区感染率是所有社区最低的,即便是在华人社区发现的病毒也呈现美国病毒序列,

第五点,元月底美国就与中国断航,起初美国自称患者很少,着手封堵来自中国的病毒,却对来自欧洲的游客大开绿灯,纽约和洛杉矶最初的患者就来自欧洲和伊朗,其病毒序列和武汉同一时间显示的基因序列不一样,有中国旅行历史的患者没有造成广泛传染,这是可以跟踪病患者得到佐证。

从以上论述可以得出结论,流行于欧洲和美国的新冠病毒可能源自去年美国的流感,由流感病毒不断变异在意大利北部发迹 辗转又回到病毒的故乡美国,当然美国也有流感变异出来的新冠病毒,但是美国本土的新冠病毒杀伤力远不如欧洲回来的新冠病毒,中国发现的新冠病毒大概率来自自然界,也就是来自蝙蝠或其他野生动物,只是发生的时间巧合,让大家认为这两种病毒是同一种病毒。

结论有了,但是如何防范呢?加拿大首先采购测试盒时要求一定以美国病毒样本为基础生产出的试剂盒,其次研发疫苗要以美国病毒样本为方向去发展,最后对外来病毒防范要集中在美国和欧洲,中国发现的病毒杀伤力要比美国病毒弱很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